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极光数据报告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2013年马驰编剧的小品)

发布日期:2021-09-11 18:03   来源:未知   阅读:

  网友养的雪纳瑞还真特别它的毛是黄色的跟金毛一个颜色力合科创:公司湖南电化厚浦科技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有钱了》是由孟令宇导演,马驰编剧,赵本山宋小宝赵海燕主演的小品,于2013年2月10日在《2013江苏卫视春节联欢晚会》播出,是赵本山小品生涯的谢幕之作

  该作品讲述了获得6万元征地补偿金的老郝夫妇被亲戚疯狂借债,手足无措之际,又遭遇了患有精神病的小偷,老郝有意让小偷随便偷点东西,好报警称钱被偷,以躲过借债关,由此引发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

  原本赵本山为2013年央视春晚准备了两个剧本,一个是央视方面编写的《有钱了》,一个是赵本山的编剧尹琪写的《中奖了》。赵本山虽请辞央视春晚,但这两个剧本并没有搁置,其中《中奖了》在央视宣布赵本山退出春晚的前一天,就在辽宁卫视春晚录制现场亮相,在当年2月8日除夕前夜与观众见面。随后江苏卫视火速邀请到赵本山参加江苏春晚录制,表演小品《有钱了》

  在该节目播出的三个月前,2013年江苏卫视春晚节目组就开始和赵本山沟通春晚小品事宜。对于这个小品,赵本山表示当时这个剧本送来,他看着剧本乐得够呛,然后把这个小品给了江苏卫视这个平台

  【台词】根据2013年江苏卫视春晚该作品的字幕版版本的字幕进行整理,请从左列至右列阅读。

  老郝:别吵吵了。告诉你个好消息,政府征了我们家点儿地,给了六万块钱。哈哈。

  郝妻:你还提这六万块钱呢,按正理应该高兴才是,你说这整的,你说这心这个憋屈,不够分呐。

  郝妻:啥跟谁分呢,你不答应出去了嘛,借那些份呢,那人明天都来取钱来了,这咋整啊?

  郝妻:你算吧。你外甥女,你答应一万。李五子买那个四轮车,你答应一万。二大爷家盖房子,你答应一万。

  郝妻:村长家孩子考上大学了,你答应借一万。你连桥,我妹夫,他们家搭桥,你答应借三万。

  郝妻:不都是你吗,嘴大呀,答应人家呀。你答应那么多干啥呀,咱自个儿自个儿啥样不知道吗?

  老郝:那就跟你妹夫说一声呗。整个桥,来年再搭呗,那玩意儿。还非得今年修啊。

  郝妻:你明不明白呀,你寻思家门口搭那桥,今儿搭明儿搭都行啊,心脏搭桥。那是救命的钱,咋能不给人拿呢?再说这都乡里乡亲的,都处挺好的,亲戚里道的,你不给谁拿谁能愿意啊,咱好不容易富一下子。

  老郝:你说俺俩因为这点钱,门搁外边锁上了,都不敢出屋了,你说这家伙借的,咋整啊?

  老郝:您民我告诉你啊,让他进来,咱就进来让他偷,偷完再誉立主报警,派出所来破案来了,咱就说让小偷偷了,谁都别借了,行不行?

  小偷:锤子呢?这没等偷呢先丢一个。哎呀我的妈呀,这家也太困难了,啥也没有啊。不行,我得换一家。

  小偷:谁,谁啊?是不是有人?不对,是幻觉,第二个抽匣有块表,要是真有表,那就有人。一、二,那这是一,这是二,还真有块表。妈呀!谁呀?麻溜出来!谁?(拿电钻)谁呀,麻溜给我出来啊!我告诉你,我手上可带家伙什来的,我不想伤着谁,对谁都不好啊。麻溜给我出来,出来!

  小偷:同行啊,渗危才才哎呦我的妈,这下把我吓的,我寻思这家有人,搁这儿等着我呢。

  老郝:别,你第一次偷,是不?贼不跑空,你要走了的话,对你的“职业”绝对没啥好处。

  小偷:你这么大岁数,这万一来个人啥的,你奔窗户一跳出去,你老伴都容易挂窗户上。

  小偷:最后一次咱们合着干。好,我年轻,体力活儿我来,我把那柜给它破开。

  老郝:哎哎哎……你干啥呀?你偷归偷别破坏呀,你不要偷东西嘛,你别砸柜啊。

  小偷:偷少牛讲得不文雅,是不?哎呀我去,哎呀,不愧是老前辈啊,哈哈哈……没事,我有准备,我那电钻呢,我拿这个给它钻开。

  老郝:你别介,你这老是破坏型的,你就正经开开柜就完了,你老钻人柜干啥呀?

  小偷:大爷,对不起啊。我错了,我第一次干这事,我发誓以后我再也不干了。这个……这个袜子就送给我大娘。穿上它老性感了,肯定能征服你,你就让我撤吧。

  老郝:别,小偷同志。盼了你好久了,你终于来了,你不能这么白走,你必须得偷点儿。

  老郝:这个算一样,给他。你相中了,是不?来、快来、快。继续,还要拿啥你就偷。

  郝妻:哎澳门六合开奖直播,你起来,你跟他叫啥大爷啊?再说你这个小偷,我倒没明白,你咋这么笨呢,就你当小偷,你都严重不合格,让你偷你就偷呗。

  老郝:也是,你老埋怨他干嘛,他瞅咱俩搁这儿,他能偷吗?你去帮他偷,快。

  老郝:你都拿啥玩意儿,你一点诚意没有呢?你整这破烂玩意儿,给人家干啥呀。这人能要吗?

  老郝:你给他妈妈穿,快点的!这花两千多呢,就你心疼,干啥呀。快!别磨叽,真是。

  小偷:不是,你们这是干啥玩意儿啊。大爷啊,好赖我这也算是一个技术工种啊。你能不能让我偷得有点尊严呐?

  老郝:给你尊严了,你不偷,我们不帮你偷咋整。这回好了,就这些好吧。你赶紧走,好不好?

  老郝:你打算咋的,这个两千多呢,你看看还有什么值钱的。值钱的,人家要用钱,快点的。你吧,就尽管放心。咱们这个人家吧,我跟你说实话,就从老辈上到今天,咱们就没害过谁,你搁这儿安心的,你把东西拿走了,指定放心。大爷大娘绝对不会举报你,你知道吗? (郝妻拿着装钱的盒子递给小偷)

  老郝:你不嫌乎,这里头,你不行。这就一个破鞋盒子,你说你偷它干啥呀,没用。

  老郝:你这么的,孩子,你啊,你出去你大摇大摆走,没人管你,完事呢到家呢,你给我回个电话,你就说你安全了,完了我就,行不行?你别整那破烂,你别糊弄人,就这个就行。把那表拿着,快走吧。

  老郝:你咋没明白呢,你放心,你看俺俩是坏人吗?咱们都是农村出来的,我看你这脸也是个农村人,不就遇着困难了吗?你呢,真正说,让警察逮着了,我们俩给你出证明,我们就是说赠送给你的,你说行不行。

  郝妻:不是,孩子。你听我跟你说啊,警察一旦把你抓着了,俺们就是说的,就赠送的,你放心吧。

  小偷:偷和盗,两种概念。偷,显得低俗。盗,比较高雅。听说过江洋大盗,听说过江洋大偷吗?

  小偷:大爷啊,这个啊,你就不懂了。不瞒你说,我已经在你们家周围,盘旋半年了。我用罗盘,都测出来了,就在你家这屋地,就在这儿。这是东经,这是北纬,3.1514926摄氏度。就在这下面,有个墓。

  小偷:到!哈哈哈……(做疯癫动作,脱外衣)院长!院长!我有重大发现,在埃及金字塔里,我发现了兵马俑,在马王堆里发现了木乃伊。院长,你过来。现在这里就有个墓,孙悟空墓。你别着急啊,我把那金箍棒给你盗出来,哈哈哈……来,快!把锤子递给我,来,快点的,快点的。

  小偷:哎呀妈呀,别吵吵,拿出来,金箍棒,走,嘿,当!刚擒住了几个妖,又抓住了几个魔。妖精!

  老郝:请你休要动怒,不要伤害良家妇女,他们都是好人呐。(念咒语)你要伤害他们,你的武力就都完了……(小偷捂头倒地,用手掐人中)哎呀妈呀,咋整啊。

  大夫甲:大爷,实在对不起,我们是精神病医院的,这小子偷摸跑出来,我们来取他来了。

  郝妻:往哪走啊,都怨你,依我说不让他偷,不让他偷,你非得让他偷,陪那小精神病玩半宿。

  普通农民,因为得到了六万元的征地款,但架不住亲戚来借钱而发愁。晚上,他家正好碰到一位小偷“光顾”,于是他和老伴希望小偷偷走一些东西,好报假案说征地款被偷走,还主动帮助小偷偷东西,却没想到小偷是个精神病人,他只好将计就计扮作师父,将小偷稳定下来。

  一个小偷,他第一次在老郝家作案,却被老两口极力劝说他偷东西的举动给吓蒙了。他认为他这么做是“盗”,不是“偷”。他自称盘旋老郝家半年,因为老郝家地底下有秦始皇墓。其真实身份为沈阳第二精神病医院的精神病人“宋小宝”。

  老郝的妻子,因为老郝获得六万元征地款却因为这笔钱要被亲戚借走而憋屈万分。在小偷来到他们家后,她把家里没用的衣服都扔给了小偷,在老郝让她把值钱的衣服送给小偷时,她小声嘀咕不想送。但她却要把装着六万块钱的鞋盒子送给小偷,因为把这笔钱拿走她才会静心。

  在2013年除夕之前,赵本山在江苏卫视《郭的秀》上宣布不会再出演任何春晚小品,因为江苏卫视春晚在正月初一播出,该作品也成为了赵本山小品的“封山之作”

  江苏卫视节目组和赵本山提及该小品的演出酬劳问题时,赵本山表示江苏卫视把一整个月的荧屏都留给自己,对该作品他个人则是零酬劳演出

  在江苏卫视春晚的录制现场,赵本山亲自监督该作品的各种细节。他在现场亲自督导小品彩排,对道具提出各种细节的意见,如“柜子塞满”“海燕的新衣服在哪里”“白大褂补上”“手机弄个破一点的”,还跟道具师傅指示“要啥整啥,别忽悠”。

  在该作品的表演现场,赵本山对徒弟宋小宝严格要求。赵本山要求他每一个动作都要求到位,还在台词上跟宋小宝一字一句地对词,不断修改琢磨雕琢。赵本山不仅仅是为了彩排一遍过,更是把小品当作艺术品来对待

  《有钱了》作为赵本山小品封山之作,他的表演十分卖力,抡锤子、钻桌子、跪地上,甚至不惧劳累连滚带爬,表演相当到位,不时引来观众的掌声。而徒弟宋小宝在这个小品中的表现也没有让观众失望,他演的精神病小偷笑点非常多,尤其是他正上蹿下跳时,赵本山一声呵斥“悟空”,宋小宝立马弹跳而起,然后跪在地上,弱弱地回着“师傅”,成就了全场最大的笑点

  从节目播出的效果来看,没有央视的舞台,赵本山还是“小品王”,因为这两个节目不论是搞笑程度还是作品的质量都要高于同类的作品。该作品被指讽刺精神病人,效果没能超越之前的作品,赵本山的封山之作并不如预期顺利。也许是观众对小品王期待过高,也许是赵本山对小品舞台已没有当初的热情。对于曾带给大家无数笑声的本山大叔,2013年的春晚除了惋惜还有留恋。如果说赵本山的演出有些最后一搏的悲壮气氛,那徒弟们的表现却堪称惊喜,已可渐渐撑起门面